首页 > 娱乐 >

张粟 | 正反之间 游刃有余

2019-11-06 来源:芭莎男士
好人与坏人谁更有魅力?在这个正能量口号遍地发芽的时代,“善”与“恶”从未如此泾渭分明。人们一面狂热追求着荧幕里为他们精心打造的完美人设,对“恶”弃之如敝履,一面又被藏在“恶”背后的东西所深深吸引。而那些整日游刃有余地在“善”“恶”间切换的演员们呢?或许常常是沉醉其中,但心中自有清明吧。

张粟

拒绝“为坏而坏”

“78 天……每天都在做同样的功课,如何把一个性格有缺陷的人物,演得让你们更容易接受…”

这是张粟在7 月2 号下午发出的一条微博,澳门回归二十周年献礼剧《弯弯的大湾》杀青了—这是一个讲述澳门回归20 年来粤港澳大湾区的一群年轻人恋爱成长、辛勤创业的故事。张粟松了一口气,他终于能慢慢将自己从角色里抽离出来,“碰碰运气吧,万一播出来,你们会喜欢呢。”

让张粟陷入无数次纠结的角色是《弯弯的大湾》中的郭永旺,一个彻头彻尾的反派。“最初我看剧本的时候给他定位的就是一个特别不要脸的人,日子本来过得不错,然后他就开始作,各种作。”

张粟

面对妻子,郭永旺多疑自私的本性在婚后原形毕露,曾经的深情人设在听了几句闲言碎语后变得不堪一击;面对事业,他虽有着不甘于平凡的野心,却守不住辛苦打拼下的生意,在金钱的诱惑下昧了良心,最后落得两手空空。

这个黑化得彻底的大反派让张粟在围读剧本时产生了天然的排斥感。他跑去问导演:“ 郭永旺是怎么从一只羊变成这么一只披着羊皮的狼的?你得在剧本里给我做足了啊。”导演给出的答案是:女主麦斯钰太强势了,郭永旺觉得没面子。

这似乎讲得通了,但张粟想,外在事物只是人不断堕落的诱因,麦斯钰的强势充其量也不过是郭永旺性格大变的一剂催化剂而已。如果原本温柔深情的羊有一天突然黑化成了披着羊皮的狼,那么他的性格本身就存在缺陷。

郭永旺的“坏”不是问题,真正困扰张粟的是怎样让观众了解到郭永旺是一个有性格缺陷的人,而不是为了促成剧情走向才“为坏而坏”。

“人不是生下来就是一个坏人,不是非黑即白的,一定是因为他的经历,因为一些东西影响他,才会走入另外一个性格极端。要让郭永旺这种行为的出发点合情合理,让表演自然、贴近生活,让观众觉得身边真就有这样的人出现,他们才会容易相信。”

张粟

“正剧专业户”的叛逆

这其实不是张粟第一次接触“逐渐黑化”的反派角色了。在去年上映的《奔腾岁月》中,张粟饰演男二号肖雄,一个命运随着上世纪七十年代改革开放浪潮起伏的悲剧人物。

面对这样一个时间跨度极大的角色,张粟在看剧本的时候为肖雄划分了四个节点,出场的内敛善良,入狱的绝望,出狱后复仇的腹黑,后期有了资财的跋扈。肖雄这个角色的复杂性就在于,他的悲喜时刻与时代相连—浪起时则进,浪退时则落。命运造化弄人,让他失去了高考的机会;对父亲的孝顺,让他走上了一条回不了头的路。这样极具张力的人物形象非常考验演员对于角色的掌控,因为在“恶”的背后,是那些被时代洪流玩弄了人生的平凡人的无尽悲哀—他们是时代的弄潮儿,也是时代的炮灰。

郭京飞在《都挺好》中的精彩表现让张粟深有同感,他发现苏明成这个角色之所以让人恨不起来,是因为郭京飞在塑造这个形象时有意识地强化了人物的优点—爱妻如命。在张粟看来,无论是正面还是反面形象,想要避免角色的脸谱化、标签化,就要反其道而行之,演正面人物就强调缺点,演反派就强调的他的优点,这才有了肖雄面对父亲时的拳拳孝心和郭永旺年轻时对妻子的温柔深情。

张粟

肖雄让张粟这个“正剧专业户”第一次尝到了甜头,一个词形容:过瘾。以至于剧都要播完了,他还没咽下这口“忘情水”。去年圣诞节,他在凌晨发博:快要收官了,还挺舍不得这个“雄孩子”。

《奔腾岁月》播出期间,有粉丝私信张粟:“我看肖雄觉得特别坏,很气人,我都想从电视剧给你掏出来揍你,但是我又忍不住想给你留言。”过一会,又发来一句:“我看到XX 集了,我觉得肖雄没有那么坏,他是有原因的。”这让张粟感觉特欣慰,特有成就感:“一个反面的角色,让观众喜欢你非常非常难,很难,除非这个角色能真的走到他的内心,让他跟你同呼吸共命运。”

在肖雄之前,张粟饰演的角色大多是正面形象。不过正剧演得多了也有麻烦—他无奈地发现向他抛出橄榄枝的几乎全是带有年代感的正剧。

“ 我希望我饰演的人物会成长。现阶段我就想这个剧本这个人物能真正打动我,不管是反面的还是正面的,只要写得好,像个人,首先让我相信生活中就有这样的人存在,我就会演。这也是张粟开始刻意改变自己固有形象的原因,他不想让观众一在屏幕上看到自己就下意识认为这是个好人,“我不排斥反面角色,因为我觉得其实不管什么人物我都要去尝试。都是在演人嘛,你把一个人物演活了就会让观众喜欢。有的时候正面人物不太好演,主角光环太多了,反而这种性格极端的角色会让你有创作欲望,发挥的空间很大。我也想去挑战自己,去尝试一种和自己性格有距离的角色。”

张粟

我不会说自己运气好

“我讨厌‘运气好’这个词,它贬低了诸多的艰苦努力。蜗居在没暖气的小公寓,每天数着铜板买晚餐时,我可没觉得自己走运。演一场话剧只赚50 块,却为坚持艺术家的自我而拒绝扮成小矮精灵去拍广告。说我‘运气好’,是对这些拼搏奋斗的否定,是对那个在布鲁克林冻成狗的小伙的侮辱。所以,我不会说自己运气好。”

这段话来自《权利的游戏》里“小恶魔”的扮演者彼得·丁拉基(Peter Dinklage),他对于运气和努力的看法让张粟深深产生了共鸣。“ 我总结他的话其实就是才华加坚持等于运气。确实,在现阶段的演艺圈运气真的很重要,甚至说是必要的,想接到一个好角色,有好导演、好团队、好剧本,那就需要运气。但是我又在想,你光有运气还不够,运气来了你得准备好吧?具备了专业的素质、专业的功底你才能把握得住它。”

入行近20 年,他对运气的渴望淡了很多,讲起话来多了几分过来人的通透:“现在很多演员运气确实好,大学没有毕业或者大学刚毕业就能接到一个很好的角色,然后就火了。我觉得运气可能会给你带来一时的荣誉,但一定不是永远的。实力在我们这一行是最根本的,实力够强,你可以走得很远。”

刚到北京的时候,张粟迫于生计接了不少工作。不怎么挑剧本,有时候甚至给钱就拍,一年到头最多就休一个月,连年也都是在剧组过的。年轻的张粟刚刚成了北漂,浑身上下充满了干劲儿,“那一段时间其实也不想休息,就觉得工作是一种快乐,说的俗一点,看到银行卡里的钱在变多的时候心里面有一种快感,但是对我来说就感觉自己像个机器人一样在拍拍拍。”

张粟早已不必为北京高昂的房租去接停不下来的戏,但他总觉得,这么稀里糊涂地拍下去不是个事儿。“每一次演戏都是一个样,都演腻了。开会的戏你都不用背,拿到剧本就会产生一种惯性,反而不会去研究人物。”他问自己:人家都说不忘初心,你的初心到底是什么?

现在,张粟每年只接两到三部戏,在剧本的选择上也更加谨慎。等待固然煎熬,但他知道自己值得更好的。“把心态调整好这是最重要的,等待的过程里就需要你去丰富自己,比如说多看看书,多看看文化片。像我平时喜欢去菜市场,买菜逛超市我也在观察人物,我一直没有丢,现在这两年慢慢成长就会觉得踏踏实实的。”

推荐 EDITORS PICKS
热点 MOST POPULAR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33 菲律宾申博官方网直营网 申博娱乐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官网登入 申博代理开户登入
bwin亚洲会员存款 澳门24小时娱乐城注册开户 牡丹游戏线上平台 旧版大家旺会员注册 杏彩赌场最高占成
万博会员存款 澳门上葡京线上开户最高占成 优游娱乐游戏大厅 皇冠娱乐备用 乐虎国际游戏线路测试
菲律宾太阳城77 财富娱乐软件下载 手机百家乐游戏登入 大都会官网登录最高占成 大奖高返水日结